什么是江湖,江湖在哪里?江湖存乎人心,有人的地方皆是江湖!

雪,片片从空中落下,惨白的树林中夹杂着片片血红,残肢断臂,断杆铁枪,豁口宝刀,破裂宝剑到处都是……

“浊酒一壶醉方休,凌云之志未曾忘。儿女情长莫要提,只求一剑得天下。”凌秋风一甩长剑,血珠夹杂着下落的雪花砸到地上。

凌秋风的面前还有七八个人,为首之人顾长卿,天羽门副门主,但见他手持雁翎刀,身着褐色劲装,两鬓遂一斑白,精神却好得很,身后那几个着黑衣的看模样都是二十几岁的青壮,精神却远远不及。

“纳命来吧!!凌秋风,你身上背了上千条性命!江湖以对你下了绝杀令,你若早早束手就擒,还能留你个全尸!”顾长卿冷声喝道。
“当年,以朝廷御风阁为首,江湖天羽、地鬼、破雷、疾风、黑水、离火、青山、洼泽八门以及泰山、衡山、华山、嵩山、恒山五派为辅的屠狼军屠我武当、少林、峨眉、昆仑四派万余人的时候你怎么不说!”凌秋风语气虽有怒意,眼神却含着不屑。

“四派图谋天下,欲反朝廷,被屠乃是咎由自取!”顾长卿说道,随即示意身后之人攻击凌秋风。

五个人围住了凌秋风,凌秋风不屑道:“为何不一起上!”

“反五形刀阵!起!”五人中的一人爆喝。

五把雁翎刀不同角度砍向凌秋风,凌秋风真气游遍全身,左脚砸地,长剑瞬间化作五条银龙撞向那五把雁翎刀。

“叮”一声,五把雁翎刀脱手而出,又看银龙归一,剑光一闪,凌秋风身上又多了五条人命。

一阵凉风,顾长风打了个哆嗦,全身已经汗津津,难以想象凌秋风瘦如朽木,却隐藏着惊人的力量,眨眼的功夫就夺了五人的性命。
剩下的几人丢了手中武器,大喊着逃了去。

“你一人,能挡我否?”凌秋风的每吐一字,便如重锤砸地一般。

顾长卿面色惨白,还是提刀砍来,这一式“披星斩月”夹杂着雪花成了一朵雪浪冲向凌秋风。

“轰”刀剑撞到一块,激起的劲风发出巨响,两人身旁四尺见方的地方露出了褐色的冷硬泥土。

紧接着剑气刀风四散,两人瞬间变招无数,凌秋风剑似入水游龙,顾长卿堪堪招架。

顾长卿落了下风,处处受限,刀法越使越乱,使得体内真气紊乱,忍不住喉头一甜,一口鲜血喷将出来。

凌秋风见状,提气后翻数丈,又纵深跃到一棵大树之上,道:“四派之仇,不共戴天!当世天子的狗头我定会去取,若不是他,江湖何以纷争四起!”话毕,凌秋风纵深一跃消失在茫茫白雪之中。

“武当凌秋风,少林铁禅,峨眉艳无双,昆仑凌逍子,御风阁加八门五派为了追杀这几人已经折损了万人,这样下去江湖门派定会尽数陨落!我天羽门务必要退出此次追杀,可只怕……”顾长卿看着凌秋风远去缓缓说道。

朝廷计谋得逞,江湖门派互相残杀,八门五派为了追杀四派余党均损失惨重,江湖势力渐微,朝廷当然是最高兴的。

“江湖,这些乱臣贼子被朕杀光,也就不存在所谓的江湖了!朕的江山容不得有江湖的存在!”金銮殿皇帝说道。

“陛下英明,那些所谓的江湖人士胆大枉法,此次陛下将其清洗实为天下之幸,百姓无不拍手称快!”殿下臣子不住称赞。

“皇帝,你说错了,你屠了我几大门派之人,却灭不了江湖,有人的地方皆是江湖!除非你杀尽天下人,不然江湖一直都在!”忽然间,金銮殿上方传来了男声。

皇帝以及群臣大惊失色,但见那屋顶金梁之上一头戴斗笠身穿黑衣的人躺卧那里。

黑衣人说我就跳了下来,殿外的守卫已经冲了进来团团将其围着。

“哼!敢闯金銮殿,杀!”皇帝大声喝道。

众守卫听闻便持刀剑攻向黑衣人。

“喝!”黑衣人从腰间抽出两把二尺多长的短剑,旋身一扫,一阵金铁之声,袭来的刀剑纷纷断裂,随后两把短剑相撞,清脆的撞击声犹如实质水中波纹一般散开。

殿内众人忽觉头晕目眩眼冒金星,随后便听得黑衣人说道:“皇帝,你虽屠我几大门派数万之人,但念你勤政爱民,驱胡灭番,此仇我便暂且搁下,你记住江湖不是几大门派的江湖,江湖是人的江湖,只要有人就有江湖,你是灭不掉的!”

黑衣人声音渐远,皇帝虽满脸怒容,却不得思考黑衣人留下的话语,要知道黑衣人的身手,取他脑袋怕是若如探囊取物一般……

Last modification:October 11th, 2020 at 11:06 am
If you think my article is useful to you, please feel free to appreciat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