封面

农村人不上学,一般都会去工地上做工。工地不需要你学历有多高,只要你勤快,有劲儿,其他的就不是大问题。

李大雷其实很聪明,但是上学的时候不好好学习,混了个初中毕业就待在家里。

大雷的父母眼看着也心急,这天天在家里游手好闲的,不是出去打牌,就是村里闲逛。这样子下去在村里名声都不好听了,以后说媳妇都不好说。

李大雷是老两口将近四十五岁生的娃,李大雷今年十七岁,老两口今年六十二岁。这样的年纪很多事情都已经做了。

李大雷是个犟劲,父母好说歹说,就是不愿意出去,他说,我就乐意这样子!

两口子很生气,可有无可奈何,只好继续任由李大雷这样子。

李大雷转性是从他不上学开始的第三年开始的,也就是李大雷二十岁那年。

那年,李大雷的父亲在地里干农活,不小心摔倒了。

老人家躺在地上半天没有起来,最后不知道怎么地,两眼一翻竟然过去了。

李大雷在父亲的葬礼上没有哭,全程很沉默。

葬礼结束的第三天,李大雷收拾了行李箱,走到他母亲的面前说,爸走了,我就是顶梁柱了,妈,你在家,我出去挣钱。

儿子懂事了,做母亲的当然高兴了,李大雷的母亲拉着他的手缓缓说道,在外边可没有在家里舒服,勤快点,多多给家里打电话。

李大雷去的地方也并不是太远,是距离他家两小时车程的市区。

时间一年一年的过去了,李大雷也差不多到了结婚的年纪,他的母亲便张罗着找人给李大雷说媳妇。

农村的婚姻大多都是相亲,李大雷相了七八次,和一个模样一般皮肤稍白的姑娘高琳琳看对了眼。

半年的相处,两人就结婚了。

婚后两年,高琳琳生了大胖小子,高琳琳和李大雷的母亲一起照顾小孩,李大雷在外边干活。

李大雷的母亲和他父亲一样,也是在地里干活的时候走了。

那天高琳琳抱着二岁多的娃儿,在城里的工地上把李大雷喊回了家。

同样,母亲的葬礼李大雷没有哭。

他对高琳琳说,爸妈都走了,我现在就只有你一个依靠了,你就在家照顾好娃儿,地就给别人种吧!我在工地上人脉广,工头给我的工资也多,足够养得起你们!
日子就像熬汤一样,文火慢慢熬,滋味才能出来。

李大雷和高琳琳的儿子,李小雷一天天长大,一家子的生活也渐渐的好了起来。

这天,李小雷在院子里玩耍,高琳琳在旁边洗衣服。

桌子上放的手机响了,不知道为什么高琳琳觉得听了这个铃声,觉得心跳忽然加快,心也觉得难受的不行。

嫂子,哥出事了!

高琳琳强忍着难受,进屋拿了存折,抱着李小雷就朝大路上走去。

到了医院,医生告诉高琳琳,救过来,也可能成为植物人。

植物人!三个字重重的锤在高琳琳的心窝,她咬了咬牙,说,他是我丈夫。

夜渐渐的沉了下来,窗外的马路上路灯亮了起来。

高琳琳正在给李小雷喂饭,手术室的门缓缓的推开,床上躺着的那个男人,紧闭着双眼。

医生取下口罩,缓缓说道,手术很顺利,不过,醒过来很有可能成为植物人。不过,你若是能够精心照顾。说不定那天就会恢复。

高琳琳默不作声,只是缓缓的点了点头。

李大雷在手术后的第三天醒来了,高琳琳可以看到李大雷茫然的眼神,就像刚刚来到一个陌生环境一般。

当李大雷看向高琳琳时,他的眼睛忽然闪出了光芒,李大雷的嘴角慢慢的扬了起来。

高琳琳忽然觉得心仿若要融化一般,她决定要照顾这个人一辈子。

回家之后,有人劝说高琳琳,让她和李大雷离婚,高琳琳微微一笑说道,我走了谁来照顾他,他只有我和孩子两个亲人了。

日子难,高琳琳一个人要照顾李大雷,要教育李小雷,还要还账,高琳琳用瘦弱的肩膀扛起了重担。

她觉得,现在最幸福的时候,就是推着陈大雷在外边晒太阳,她可以一边给陈大雷说话,一边手上做着事情。

有一天,高琳琳正在给李大雷擦脸,李大雷手指忽然动了动,然后就听到了熟悉而又陌生的声音:“是我拖累了你!”

高琳琳那一刻,忍住眼角的泪水,温柔的说道:“说什么胡话呢!你是我丈夫!”

Last modification:February 21st, 2020 at 09:39 am
If you think my article is useful to you, please feel free to appreciate